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羊狼二世 | 29th Jan 2019 | 雜記 | (43 Reads)

輝煌的包工頭

成功脫離那生活了前後十年的農場,重回城市,憑著過人的領導力和人脈關係,李光興打著徐城建築公司的旗號秘密承包工程,當上了中國大陸最早期的包工頭之一。「我身上有三十多個私章,是人的身份證明。到了發工資的時候,我將這些私章逐個蓋在偽工資表上,才能將我的包工錢都拿走,然後再發給我手下的員工們。當時的我真的很富有!我穿的衣服是以當時最高級的布製成,由一個手工很好的女裁縫替我度身訂造,抽有過濾嘴的香煙。當時有過濾嘴的煙是很難買到的,我身上總帶著幾包,遇見有關係的領導就給他們,所以我和他們的關係非常好。」回憶起那段日子,李光興仍回味無窮。

在農場裡有一段時期,李光興也會幫人補牛鼻,賺取外快。「牛的鼻子要是裂開,那頭牛便算廢了。要指揮牛,就得用繩子穿好牛鼻。但在使用不當的時候,鼻子裂開了,牛便算廢了。我有一個當獸醫的朋友,經常讓我跟他一同到農村裡補牛鼻,但其實國家並不贊成我們這樣做。這是一種違法行為,因為我們不能以私人的方式經營這種生意,所以我們的工作也是偷偷的進行。補牛鼻要先找一棵開叉的樹,然後把牛頭拉過來,把牠的兩個牛角綁在樹上,讓牠不能動。然後用剃刀把裂了的牛鼻上下割掉薄薄一片,露出新肉,用銳子和細繩將上下縫合起來。每次做這項工作,我們總弄得滿身是血。那隻牛也會不斷反抗,但牠的頭不能動,只能用後腳亂踢。完成後,我們給那隻牛噴上止血劑和消炎藥,讓那裡的人每天給牛用消毒藥水洗一次傷口。十五天後,我們就會拆線,牛也重新變回一隻好牛。 那時每做一頭牛能賺取十五元。當時我一個月的工資只有24元。有時候,我們一天可以做十頭牛,總共150元,所以我也算很富有。」

 

除了做包工頭、補牛鼻,李光興還試過炒賣藥物。「當時聽說海南島的抗生素很缺乏,在我們徐聞賣一元的貨,過了海就可賺到好幾倍的利錢。於是我通過醫院的關係賣到了一百多支抗生素,準備運往海南島賺錢。我跟一個朋友為了避開人們的耳目,選擇了汽車渡輪,渡輪上有我們的熟人,所以也能替我們行個方便。到了海南島距離海口市約四十公里的一個叫澄邁的地方,那時候,在六月天的太陽下,我們感到非常口渴,於是我們找了一所學校,想要討些水喝。誰知那裡的人懷疑我們,把我們交給了警察。於是,我立刻偷偷把身上的現金和一隻上海錶塞進底褲裡。警察沒有把我們綁起來,只是把我們帶到看守所。當時押著我們的兩個人問:「你們進了看守所,短時間內也不能出來,你們現在要上洗手間嗎? 我們說要,他們便讓我們到遠處那個洗手間裡,也沒有派人跟隨,或許是存心想放走我們,然後私吞那批藥品吧。只要我們走了,這件事自然也不了了之。當時是下午,我和我的朋友逃走後不敢乘車,我們連夜逃亡,走到半路實在渴得不行,看見一些水牛的蹄印,有水在裡面,我們也只好喝這些水了。可是我們喝了那些水後卻得了腸胃炎,不斷肚瀉。走到了一個農村,那裡正在舉行一個慶典,燈火輝煌,有些人正在表演。當時是晚上九時多,我到村裡一間藥房,買了一大包保濟丸,吃了感覺才稍為好轉。到了一個賣西瓜的地方,我身上還有些錢,卻不敢到飯店吃飯,只好買一個西瓜來吃。海南島的人喜歡在西瓜上放上辣椒鹽,很好吃。我買了一堆西瓜,把肚子填飽了,既解渴消暑,又能填飽肚子。走到凌晨四、五點,距離我們要到的海口市還剩數公里的距離,但因為實在太累,我們就這樣在路邊睡著了。那些山蚊不斷圍攻我們,我們成為了牠們一生中最美最豐富的早餐。早上起來才發現,原來竟睡在一個山墳的旁邊,我們跪在那裡向墳墓的主人道謝。走到大路上,看見三個農民各自騎著自行車,載著香瓜,到海口市裡賣,我們從他們那裡買了兩個香瓜來吃。香瓜是一種類似於西瓜的東西,可是它卻不如西瓜那樣甜。我們一路走到了海口,我的朋友腳上滿是水泡,病了一整個月,但我卻一點事也沒有,因為我經歷過了長征。那次之後,我也沒有再嘗試到海南島,風險太大了。後來我到廣西買了些吉林蔘,以為有利可圖,可是到最後也賣不出去,只好留給自己吃了。」待續

李光興---落在石頭上的種子(六)

 


[1]

細個o係外婆家,見到疏堂親戚養o個隻耕田牛,個鼻就係咁穿住個環,覺得佢好痛.emotion


[引用] | 作者 慧瑩 | 2nd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 慧瑩
慧瑩 :細個o係外婆家,見到疏堂親戚養o個隻耕田牛,個鼻就係咁穿住個環,覺得佢好痛.
就是令牛痛,才可指揮佢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羊的爸爸 | 3rd Feb 20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